欢迎访问海泡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正文

吴文辉去读文章了:先是和盛大分手,然后和腾讯断交,或者很难离开红尘

时间: 2020-04-28 18:31:42 | 来源: 创事记 | 阅读: 680次

Reddy.com雷建平4月28日报道

仿佛历史在重演,吴文辉团队再次上演了与旧雇主决裂的故事。

文悦集团昨日宣布管理层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和梁晓东、总裁尚、高级副总裁林等高管团队成员已从目前的管理岗位上退休。

吴文辉将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等高管将担任集团顾问,帮助管理团队平稳过渡,继续支持阅读文章的战略发展。

同时,集团董事会任命腾讯现任副总裁兼腾讯影业CEO程武为集团CEO兼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集团副总裁侯晓楠为集团总裁兼执行董事。

这意味着契丹的五位共同创始人:黑心(吴文辉)、冯建宝(林冯婷)、(侯陈清)、黑左手(李罗)和藏剑江南(商学宋)八年后一起离开。

内乱的起点,破坏了盛大文学的上市

说到吴文辉,他也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的网名是黑心,他是网络文学的创始人。

吴文辉曾经是盛大文学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12年初,由于与盛大集团CEO陈天桥意见不合,他逃离了盛大。

在腾讯的帮助下,吴文辉反向收购了盛大文学,并在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后成为文悦集团的CEO。文悦集团于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吴文辉成为其首个负责人。

应该说,盛大集团是网络文学领域的鼻祖。陈天桥很早就看到了这个方向,收购了契丹,并成立盛大文学来经营网络文学业务。陈天桥还聘请前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出任盛大文学CEO。

当时,盛大文学运营着契丹、洪秀天翔、小说阅读、榕树、言情小说酒吧、潇湘书院、田放舒婷、杜悦、晋江文学城等6个原创文学网站。

盛大文学还有三家图书策划和出版公司,即《中国世界》、《中直博文》和《巨石文化》。它是中国最大的民营图书出版公司,与韩寒和于丹等一线作家签订了合同。

盛大文学原本计划于2011年4月上市,但由于市场环境恶劣,上市被推迟。到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学再次上市,但起点出现混乱。

在被出售给盛大集团后,吴文辉和其他团队成了农民工,没有享受到上市的好处。

盛大文学的高管们已经与《起点》的编辑们沟通过了。面对可能上市的诱惑,编辑们的出发点原本打算妥协。甚至在第一天,侯小强就与吴文辉举行了深夜会谈,以安抚吴文辉。

正巧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玩游戏并在盛大游戏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腾讯,在那个时候采取了行动。腾讯一直在关注网络文学。利用契丹的内乱,腾讯与契丹的创始人吴文辉建立了联系。

腾讯承诺提供足够的发展资金、资源和独立性,充分满足起点团队对网络文学发展的自由和需求,然后让起点管理层选择与盛大文学决裂。

吴文辉领导的管理层不仅把核心骨干拉走了,还把作者拉走了起点。它应该重新开始,并建立一个文学网站类似的起点,直接面对盛大文学。

截至2013年3月,侯小强在一封发给所有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在起点的一些员工已经提出辞职,董事会已经批准了他们的请求,并直接负责起点的工作。

这原本是故事的结尾,但也是这场闹剧的开始。

同年5月30日,创世中文网正式开通。该网站使用腾讯的二级域名,并通过腾讯的文献资源。创世中文网的推出彻底“引爆”了盛大文学。此时,起点的联合创始人李罗因涉嫌商业贿赂被盛大文学报道并被公安部门拘留。

吴文辉说,“李罗是无辜的。你的心很清楚。不要说任何违背你意愿的话。法律最终将是公平的。做好你自己的事。我给你留了个好摊子,但我没让你毁了它。”

起点的内乱和腾讯的突袭让侯小强满目疮痍。作为一名学者,侯小强“总是珍惜自己的羽毛”。让侯小强无法忍受的不是工作压力,而是公众舆论的压力和误解。侯小强曾经说过,他在开始的时候尽了最大努力避免内乱:当他看到首发队即将离开并开始创业的消息时,他熬了一整夜。

“像任何人一样,像任何公司一样,我不是完美的,盛大文学也不是完美的。但只有当它不完美时,我们才能被激励向前迈进。然而,如果他们不完美,他们将什么也做不了。在我看来,我要求团队恐吓离职员工的家人,打电话恐吓离职的同事,甚至公开辱骂创始团队。这真是雪上加霜。他会很容易找到他的狗。

在此期间,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在盛大集团为陈天桥担任“销售”角色。陈天桥移民国外后,盛大集团不断出售国内资产,包括盛大游戏、盛大文学、方浩、温格等资产。

契丹的内乱随着侯小强的消灭和吴文辉的胜利而结束。内乱也摧毁了盛大文学上市的美好前景,让腾讯得以利用。

文悦集团上市后,、宋尚学、林、侯、等几位创始人的身价都大幅攀升。这在吴文辉被称为“复仇者王子”。

似乎有传言说魏延正在自己建一座山。

腾讯对网络文学的巨额投资背后是腾讯宏大的娱乐战略。对于游戏公司来说,知识产权支持是最需要的,而文悦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在线文献来源。

包括QQ阅读、qidian、新立传媒等品牌在内的文悦集团拥有1220万件作品和810万名创作者,涵盖200多个内容类别。

文悦集团还出口了大量的互联网文章知识产权,如“鬼吹灯”、“盗墓笔记”、“涅磐之火”和“庆余年”,并将其改编成电影、卡通、游戏和音频等多种格式的产品。

最近,腾讯音乐做出了很大努力来制作长音频。它还与文悦集团合作,共同培育文悦原创在线文学内容的知识产权衍生品。通过这样做,腾讯音乐在大量文学内容和广大用户之间建立了更紧密的沟通桥梁,创造了一种新的有声文学作品形式。

原创内容正是网络文学的价值所在。玩家引入头部资源,制造足够的内容障碍,然后远离他们的对手。

不幸的是,当进入腾讯系统时,吴文辉团队上演了另一场内乱。

吴文辉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说,成为一名创始人就像看到你的“孩子”最终长大成人。此时此刻,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不仅要陪着“孩子”一起成长,还要适时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始新的人生历程。

在朋友圈子里,说,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每个大侠最喜欢的结局就是隐居山林。虽然他不是大侠,也不喜欢山,但他也有一个在海边读书的梦想。这是这个梦想的开始。

“在过去的18年里,无数的刀剑被使用过,但它们为中国的网络文学在中国和世界文化中赢得了一席之地,并赢得了足够的骄傲来面对他妻子为当年卑微的草根作家付出的代价。每当我想到这一点,尽管我身心俱疲,但我还是感到满足。”

然而,吴文辉说,世界上所有的宴会都将结束。他们将面对会议,读书和看花。等了我很长时间后,风会平静下来。只有那些在那个时候互相对待的人才会有茶,没有剑,黑着心拜谢。

所谓笑,出江湖。藏在山海之间,唱着骄傲的歌。期待着又一天的访问,一边煮着酒一边笑。然而,吴文辉可能不会真正退休。

江湖传言,吴文辉可能会登上今天的头条,再建一座山顶。谣言一旦属实,吴文辉是三国时蜀国的将军,魏延,谁首先背叛了他的前主人,然后又脱离了他的新主人。很难判断优点和缺点。

如果吴文辉真的离开了,他可能会独自离开。然而,这一次他带领一开始就开始离开的核心高管们,给文悦集团造成了巨大的混乱。此外,吴文辉的江湖不再是恩怨,而是利益平衡的问题。有些人有怨恨,而有些人有怨恨。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吴灿·文慧是如何辞职的?

根据年报,文悦集团2019年实现收入83.5亿元,同比增长65.7%。2019年净利润为36.92亿元,同比增长44.3%。文悦集团2019年利润为11.1亿元,同比增长21.9%。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腾讯持有文悦56.87%的股份,吴文辉持有近3%的股份。凯雷,前重要股东,已经清算了文悦集团并兑现了超过20亿元。

文悦集团的市值从峰值下跌了近70%。

起初,当文悦集团的市值很高时,很多人都为侯小强感到难过。侯小强回答说,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事实上,它们都是最好的选择”。“人生是一场长跑,暂时不要计算得失。”

有趣的是,资本市场对腾讯高管收购文悦集团反应积极。文悦集团股价飙升14.4%,市值反弹至371亿港元。

附件:吴文辉内部邮件(核心内容)

电子邮件主题:我们的新起点,我们阅读文章的新旅程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阅读这篇文章:

今年是文悦集团成立五周年和起电18周年。作为创始人,这就像看到他的“孩子”终于长大成人。

此时此刻,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不仅要陪着“孩子”一起成长,还要适时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始新的人生历程。

因此,我和几个直到现在一直并肩工作的创始合伙人一起做出了决定。从今天起,我将继续以另一种方式伴随阅读文章的发展:我将被调任董事会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同时,我将与小董、宋雪、冯婷等一些高级管理团队成员一起,从管理岗位转到集团顾问的角色,以新的身份继续支持阅读文章的发展。

与我们共同创立腾讯文学的郑德健先生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平台副总裁兼内容集团副总裁猴子先生将分别担任首席执行官和文悦集团总裁,带领文悦与大家一起开启新的征程。

2001年,我在论坛上与薛松、、、等几位热爱网络文学的朋友一起一步一步地创立了起点,这也成为我们重要人生历程的一个重要起点。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共同促进和见证这一行业发展的每一步。

早在团队中,宋雪和我都是程序员,负责编码和技术维护,而冯婷、陈清和李罗凭借他们在网络文学圈的名气,负责发现更多优秀的作者。后来,我们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和朋友,比如小董、朱静和贾珠。在大家的信任和支持下,我们与数百万文学创作者和数百万网络文学爱好者携手合作,将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成为全球领先的文化创意产业和文化现象。

十多年前,我们可能很难想象网络文学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但是,我们已经成功地从零开始为网络文学创造了商业模式、操作系统和版权延伸机制,尤其是为付费阅读等影响深远的商业规则奠定了基础,为整个行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石。

每个人纯粹的主动性和不懈的努力激发了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文学爱好者和行业合作伙伴的热情和潜力,将他们的爱、才华和奉献汇聚在一起,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和热度,推动行业从小走向大众,拥有更大的能量和全新的可能性。从我们的平台上,涌现出了无数优秀的作家,也诞生了无数充满想象和感染人们心灵的故事。正是他们给用户带来了持续的友谊和难以言喻的情感安慰。

不仅如此,我们还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质量文学作品的价值得到了提高,为知识产权来源创作的电影、漫画和游戏层出不穷,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新的商业环境和技术革命也在慢慢为我们打开新的发展大门。

经过多年的精耕细作,文悦集团拥有完善的创意生态和优质的内容储备,已经成为整个数字内容产业的重要知识产权来源。面对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正在催生新的产业可能性。阅读文章迫切需要以知识产权为基础,引领行业进一步构建更加开放的生态和更加符合未来趋势的新商业规则。

这是一次全新的旅程。对我和创始团队来说,从起点到今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建立商业模式和整合优质资源的光荣使命。接下来,我们需要在阅读文章时保持开放和坚定的态度。通过更加深入的管理变革,我们将把阅读文章在业务创新、技术突破、知识产权建设和生态建设方面推向一个新的水平。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管理团队和合作模式,以更好地加强网络文学与腾讯网络动画、影视、游戏、电子竞赛等数字内容服务的联系,更广泛地开拓与行业合作,进一步激发网络文学生态和高质量知识产权的潜能。接下来,一些创始高管和我将主动退居二线,把文章的未来发展交给爱德华和猴子。我相信他们能够带领文章更深层次地用腾讯的新文章创造生态,推动文章的技术变革和业务创新,让文章的生态绽放出更大的能量和价值。

众所周知,对我个人来说,我一直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在“退休”后找一个安静的海滩读书。现在,我觉得更接近这个理想。我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期待。

吴文辉,黑色的心

2020年4月27日

程武内部邮件:(回复吴文辉)

电子邮件主题:带着阅读和升级的希望,继续向未来前进

谢谢文辉!感谢小董、宋雪、冯婷等创始高管团队以及所有阅读合作伙伴的辛勤工作和为阅读文章所做的一切。

文辉的信让我想起了过去七年我们一起经历的许多小事。我记得最初,当我代表公司邀请文辉和团队加入腾讯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个人对文学的纯粹热爱和执着。

当时,泛娱乐的概念刚刚提出,商业矩阵仍在建设中。作为一个已经怀疑多年的书迷,我创办腾讯文学的想法是纯粹的。

所以我们两个开玩笑说这是两个技术人员对文学梦想的追求。虽然我们当时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但我们一起开始了我们的旅程,从创世中文网,到腾讯文学的成立,再到文悦集团的成立,见证了文学事业成长的许多重要时刻。

现在,在文辉的领导和团队的努力下,许多原创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实现了:今天的阅读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合法的数字阅读平台,一个引领行业的文学知识产权培育平台,拥有810万创作者,1220万作品库存,达到数亿用户;我们成功地实现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如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新力传媒的收购和文学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为我们在新的文学创作时代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和猴子非常感谢文辉和创始团队对集团董事会的信任和大力支持。重要的任务落在肩上。只有虚心学习,团结一致,勇往直前,我们才能不负众望。我们也有信心继续推动阅读从“最大的专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知识产权培育平台”提升到“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的新阶段。

我也很高兴猴子能加入新的管理团队并与我合作。猴子在腾讯有多年的管理经验。先后在移动QQ、QQ空、腾讯开放平台、腾讯英宝、腾讯中创空、青藤大学、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等多个行业担任管理职务。他在产品运营、商业模式创新和生态合作方面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我相信这些经验对于今后阅读文章的升级和发展也是非常有价值的。

爱德华

2020/4/27

新闻标题: 吴文辉去读文章了:先是和盛大分手,然后和腾讯断交,或者很难离开红尘
新闻地址: http://www.haipaoapp.com/kj/1229022.html
新闻标签:腾讯  难舍  盛大

[吴文辉去读文章了:先是和盛大分手,然后和腾讯断交,或者很难离开红尘] 相关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