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泡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这种流行病如何影响全球经济?中美学者回答12个问题

时间: 2020-04-30 12:49:53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700次

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在2020年举行了第三次特别会议,讨论这一流行病的全球影响及其应对措施。

全球大规模疫情爆发给全球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这种流行病会引发金融危机吗?国家对策有效吗?全球经济会陷入萧条吗?中国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等等都是市场关注的问题。为此,4月10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GAMF)组织了一次在线视频会议。世界著名投资专家、奥克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和中国证券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聂庆平应邀举行峰会对话。GAMF主席、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楼继伟作了深入的评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执行董事金钟霞、哥伦比亚大学财经教授魏、大中华区瑞士信贷私人银行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等相关专家出席会议并发表精彩讲话。会议由GAMF组委会执行委员会关涛主持,奥克资本亚太业务发展部副主任赵汉庭主持对话。

这场流行病引发的危机与历史上的金融危机有何不同?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危机。各种因素的结合造成了自1930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影响。一些专家预测,这场危机对经济收缩的影响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三倍。流行病控制导致社会孤立,经济活动停滞不前,美国失业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10倍。

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指出,他历史上三次主要债务危机的导火索都来自金融体系内部,而这场危机来自新的皇冠病毒(crown virus)导致的实体经济停滞,即金融体系外部,这使得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来推测其影响的用处有限。

陶冬认为,这场极其复杂的危机是由三个因素结合而成的:百年一遇的流行病、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信贷崩溃以及前所未有的经济停顿。

是否存在另一场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一些专家认为,尽管这场危机非常复杂,对经济影响很大,但由于它源于实体经济,大多数国家都迅速采取了相应的货币政策来应对金融体系中的流动性危机,因此不太可能再出现类似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

贝莱德中国区首席投资官陆认为,在危机期间,ETF没有出现明显的挤兑,金融机构的CDS价格没有大幅上涨,机构投资者的资金继续流入市场进行正常的资产配置。市场没有恐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相对健康,在美联储大规模纾困的情况下,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非常小。

然而,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对新兴市场的金融危机表示担忧。他指出,在本轮疫情影响之后,全球债务可能会大幅上升。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可能面临“三重打击”的局面。在未来6到12个月,他们应该警惕新兴市场的金融危机。

这种流行病会导致衰退或萧条吗?

一些专家认为,因为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已经出台了巨大的应对措施,包括无限制的量化宽松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而其他经济体也已经出台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因此不会出现大萧条,而是一场长期而严重的经济衰退。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后果可能更严重:

楼继伟认为,疫情仍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反全球化趋势的兴起阻碍了全球贸易和反流行病合作,并且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萧条也不是不可能的。

魏认为,疫情将在短期内对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影响。尽管失业率还没有达到大萧条时期的水平,但如果疫情在短期内无法得到控制,它可能会朝着萧条的方向发展。

经济反弹是U型还是V型?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疫情的不确定性和需求受到抑制等一系列压力和挑战下,经济衰退将持续较长时间,经济不会出现强劲的V型反弹,而是复苏放缓。

霍华德·马克斯指出,由于经济损失非常严重,而且缺乏疫苗等有效措施来应对这一流行病,很难恢复正常生产和生活,经济将经历长期衰退。只有未来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才会逐步复苏。

陶冬认为,这一流行病将在未来18个月内呈波浪式重复,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引起的民众的反感将长期阻碍消费的恢复。因此,崩溃的需求会反弹,但短期内很难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ABN标准投资管理亚太区副总裁伊恩·麦克唐纳说,现在有许多挑战和风险。这场危机影响了全球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他对未来不太乐观,认为经济可能会出现锯齿状复苏。

美国会进入负利率时代吗?

一些专家认为,美联储将利率降至负值的意愿不强。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美联储正在通过采用强有力和创造性的货币政策工具来弥补利率下降空的问题。他认为美联储没有实施负利率的意愿。

楼继伟还认为,美国不太可能实施负利率,因为负利率将导致非常消极的预期,并可能陷入流动性陷阱。尚未实施负利率的国家将摆脱经济衰退。

但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全球债务将在疫情影响后急剧上升,这很可能导致政府债务货币化。包括中国在内的欧洲、美国都可能走上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的道路。

美联储应对疫情的政策有多有效?

爆发引发美国金融市场巨大震荡后,美联储迅速发布了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政策,具有前所未有的反应速度和力度。目前,金融市场的波动性似乎已经缩小,但美联储政策对实体经济复苏的有效性仍有待观察。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美联储的行动是快速、有力和创新的。美联储的政策确实有利于金融市场,但它对实体经济复苏的影响有限。

聂庆平指出,这场危机不同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是对实体经济的重大冲击对金融业造成的反向损害。美联储无限期增加流动性的措施是次要影响。关键是控制疫情,解决经济基本面问题。

陶冬认为,美联储已经采取了各种政策措施,直接向银行客户发送资金,包括购买公司债券、ETF等。,这有效地防止了市场的无序自我形成和自我强化去杠杆化过程,但随后的市场趋势取决于流行病的发展。

每个国家援助政策的重点应该是什么?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这场危机中,财政政策应该发挥主导作用,货币政策应该发挥支持作用。同时,不应忽视贸易政策对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影响。此外,应合理评估基础设施政策的有效性。

聂庆平指出,美国政府已迅速出台2万亿元财政刺激计划,对中小企业、美国家庭和金融机构贷款进行补贴,对实体经济产生了一定影响。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经济学家邢指出,目前的国内政策更为谨慎,没有欧美那么强。其次,加大救助政策力度,增加财政赤字,发行专项国债,救助个人和企业。建议实行“三免一退一补”,免收租金、利息和社保费用,退还上年所得税,发放现金补贴或消费券。

魏认为,美国现行的贸易政策,一方面变相减少了全球防疫产品的供应;另一方面,它提高了自己企业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它大大降低了居民的实际收入,对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产生了负面影响。

黄海洲表示,美国在基础设施方面存在巨大的投资缺口。机场、高速公路、港口、5G、电网等领域有很多投资机会,可以帮助大量中小企业失业人员找到新工作。对美国来说,利用“铁公基”基础设施刺激经济的政策将是有效的。

至于中国是否应该采取传统的拉动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式,一些专家表示,政策应该侧重于平衡国内经济,并尽量避免大规模预算外基础设施投资,因为这些投资的回报正在逐渐下降。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如何配置资产?

专家在会上普遍认为,目前是配置资产的好时机,但每个人对各类资产的重视程度不同。一些专家认为,当前的信贷资产比股票资产要好,而另一些专家则认为,疫情过去后,股市将大幅反弹。现在是分配股权资产的好时机。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如果市场没有实现乐观预期的V型反弹,股票市场的估值将被认为与其价值相比过高,从而再次下跌。在当前环境下,信贷资产优于股权资产,更多的资金会流入信贷资产,如保险公司,因为股票市场的回报率不足以弥补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他还指出,尽管高收益债券的回报颇具吸引力,但能源行业面临的压力将使这部分市场承受压力。

伊恩·麦克唐纳(Ian Macdonald)认为,为了提高高质量债券和政府债券的投资比例,这些资产目前估值较低,并得到央行购买的支持。降低全球房地产投资信托的投资比例,预计全球房地产估值将下降;它们往往更加多样化,分配的周期性更小,并重视投资的质量和韧性。

卢表示,目前我们不应该持有太多现金,而应该继续投资,因为许多金融资产提供了良好的投资机会,在最近的极端市场环境。

这种流行病会导致产业链回归和各国增加贸易保护壁垒吗?

鉴于疫情后的反全球化趋势、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剧以及一些国家政府对产业链搬迁的支持,一些专家认为这将不可避免地增加企业成本,也不会得到企业的支持,但一些专家持相当悲观的态度。

魏认为美国企业很难回到产业链上来。对美国企业来说,最重要的竞争对手是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企业,它们也依赖于中国的产业链。如果美国企业后退,它们将增加成本,削弱国际竞争力。因此,美国企业不会支持政府的做法。

钱家本董事长王亚伟认为,中国在疫情控制方面比其他国家有优势,经济复苏相对有序,这将增加其对工业资本的吸引力。工业投资者不会根据国家的政治意识形态来决定投资,而是更关注利益。

一些专家还指出,疫情发生后,美国可能会立法要求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或国家安全的行业留在美国,从而可能不符合所谓的比较优势,但可能会实施强制性要求。

疫情过后,中国面临哪些挑战?

这种流行病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中国也很难保护自己。它正面临各种挑战,如外部需求下降、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和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我们应该对此做出积极回应。

王亚伟指出,中国的对外需求可能会急剧下降。除了国内需求和投资的复苏,中国还可以提振一些与疫情相关的出口行业,以部分抵消其他领域出口的下降。中国在一段时间内将继续保持防疫和控制优势。

建新金融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兴华认为,中国经济非常有弹性。以深圳为例,复工生产情况良好。从金融业来看,今年一季度银行存款和贷款较去年同期明显增加,表明政府对企业的金融支持政策已经落实,特别是普惠金融,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更大。所有这些都显示了中国经济乐观的积极一面。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歌对此也持乐观态度。他认为中国最糟糕的经济已经过去。虽然服务业、制造业或基础设施恢复工作的程度不同,但总体情况是上升的,国内需求的上升趋势正在恢复。

黄海洲指出,这一流行病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了巨大困难,并可能引发债务危机。作为主要债权国,中国将面临债务管理的挑战。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在发展中国家债务重组中发挥积极作用,同时保护自己的利益。

魏认为,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是不确定的。悲观者认为,中美经贸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产业链可能部分脱钩,疫情可能导致美国人警惕中国的国际地位等。,但历史经验表明,每次美国经济遇到困难,也是它寻求国际合作的时候,这可能是中美改善经贸关系和政治关系的机会。

中国有哪些发展机遇?

面对疫情的影响和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等诸多挑战,中国应积极抓住机遇,实现自身发展。下一步可以把发展城市群作为投资和就业的起点,同时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

楼继伟认为,以中等城市和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化已经大幅度发展,可以创造符合实际需求的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和就业。关键是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

黄海洲还认为,对中国来说,城市群应该围绕中心城市发展。目前,中国的城市化水平还远未达到全球平均水平,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应加大推进城市化和相关配套改革和投资的力度。

王亚伟指出,只要中国坚定不移地进行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只要中美两国之间存在一定的差距,中国对工业资本的吸引力就会逐渐增强。

在资本市场方面,施罗德亚洲多资产投资产品主管于认为,国际配置对于中国的养老投资组合非常重要。全球金融市场的重大调整现在为养老金海外投资提供了一个好机会。建议逐步加大海外投资的开放力度。

编辑:梁斌

新闻标题: 这种流行病如何影响全球经济?中美学者回答12个问题
新闻地址: http://www.haipaoapp.com/cj/1229254.html
新闻标签:中美  疫情  全球经济

[这种流行病如何影响全球经济?中美学者回答12个问题] 相关新闻推荐:

    Top